1)第288章赵府开门迎客,及笄宴起_赵氏嫡女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

  尽管赵行远和霍翊坤欲火炽烈,但今夜终究算不得好时机,也不敢弄太狠,月过中天时便罢了手。

  各自整理衣衫后,他二人倒是人模人样地离开了含玉轩。

  赵姝玉已是累得顾不上清理穴里的精水,赵行远和霍翊坤一走,倒头就睡。

  外间耳房被迷晕的小杏儿依然睡的香甜,殊不知她家小姐已被大公子和大总管一起合力“打”了一顿。

  第二日,含玉轩的主子和婢子都一同睡到大天亮,直到外面伺候的奴婢等不及敲门,才昏昏然醒来。

  三月初五,及笄宴起。

  一大早赵姝玉头晕眼花极度渴睡地被弄起来更衣梳妆。

  除了屁股上有巴掌印,她身上倒没什么见不得人的痕迹。

  悄悄拿帕子擦了擦穴里流出的精水,又把天珠放进去。

  赵姝玉看着黄铜镜中一边给她梳头一边打哈欠的杏儿,心中默念对不住。

  杏儿因着她没少挨迷药和闷棍。

  看来日后要寻个机会告诉杏儿,否则这小丫头也太过可怜。

  不多时,几个年纪稍长的女使进屋,再又细细叮嘱了一番及笄宴上要注意的事项。

  这些事项前几日女使们便来同她说过,赵姝玉一一点头,可今日却听出了些奇异。

  不过是一场及笄宴而已,今日府中竟来了不少宾客,而且不知何故,连府外也有许多人围观。

  那些女使奴婢们自然不敢说是因着近日的坊间传闻,赵家这场及笄宴才格外受人瞩目。

  只按大公子的吩咐,管住嘴,将手头上事情做好即可。

  赵姝玉也未将此事太过放在心上,毕竟她困得不行,腰肢无力,腿心酸软,阴穴还有些肿痛,都是昨夜大哥和霍管家太过放纵所致。

  简单用了些早膳,赵府前院在迎宾客时,赵姝玉便按礼沐浴更衣。

  换好采衣采履,安坐东房等候,此时前院已十分热闹。

  今天赵府着实来了不少人,一封邀帖动全家,不论是看热闹的,还是家中有适龄儿郎的,或是想和赵家攀些关系走熟络的,都纷纷来了。

  开门迎客的大门外,还有不少人头攒动着看热闹。

  赵行远表面上在笑颜迎客,说着冠冕堂皇的话,实则心中只想速速结束。

  霍翊坤则以赵家大总管,赵府半个主子的身份迎客,举手投足间气度不凡,丝毫不输赵家几个少爷。

  赵慕青和赵西凡便清闲许多。

  赵慕青本就不喜热闹,近日又郁郁寡欢。

  若这不是赵姝玉的及笄宴,他定是不会露面。

  赵西凡倒无甚特别,被赵行远禁足了几日,依然是那副手边一盏茶,闲闲一笑的模样。

  不过他身边倒是围了好些锦州纨绔,都在向他打听近日坊间那些香艳的传闻。

  不多时,宾客到齐,宾主就位,及笄宴开礼。

  赵行远简单致辞后,在赞者的引导下,赵姝玉被使女们迎了出来。

  接着,那赞者

  请收藏:https://m.jq95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